跳到内容

跳到菜单


visual_image_1

常设展示


1392~1863
朝鲜时代的首尔
建立500年王都 Leaflet-Zone 1


朝鲜时代的首尔


“今观此地形势可为王都, 况漕运通道里均, 于人事亦有所便平。 ” 这番话是1394年(太祖3年)8月, 太祖
决定将汉阳定为王都以后说的。 随后修筑宗庙社稷与宫殿, 推行发布国王教化与政令, 举国民心也稳定下
来了。 全国物产集中到朝鲜首都汉阳, 并由此地遍及到全国各地。 满载各种物品的马和马车经过陆路汇集
于汉阳, 船舶经过水路集中于汉阳, 汉阳自然成为朝鲜经济的中心地。 接待来自中国、 日本、 满州与流球的
使臣, 派遣使臣之地也是汉阳。 外国物品经汉阳进入, 朝鲜物产经汉阳出国。 汉阳是文明与文化流入流出
的起点站与终点站, 也是引领思想与学问、 礼仪与艺术, 创造饮食、 服饰、 居住等生活文化典范之地。 早在
朝鲜时代, 首尔就一直是人人向往的城市, 也是父母希望送子女去的地方。 汉阳、 汉城、 首尔是朝鲜的首都,
也是首善。




1863 ~ 1910
开港, 大韩帝国时期的首尔
立足于传统,抱有皇都之梦 Leaflet-Zone 2

开港, 大韩帝国时期的首尔


19世纪中期, 首尔掀起了一股变化之风。 1865年政府决定重建壬辰倭乱时期被烧毁闲置的景福宫, 恢复王都面貌。
重建工程进行之时法国军舰溯汉江而上, 这是帝国主义列强渗透首尔的第一炮。 此后首尔的自主改革派与进行殖民
地化的列强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 在韩国传统与西欧式近代生活并存之际, 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出现了极大的变化。
在反复的政治变化当中, 首尔的西式建筑日益增加, 电气、 石油、 火柴与玻璃等新产品渗透到日常生活中。 1897年朝
鲜改国号为大韩帝国, 并进行大规模的城市改造, 为使首尔具备帝国首都应有的威容。 庆运宫变为皇宫, 其对面建立
帝国的象征 — 圜丘坛。 许多道路新建扩建, 钟路有电车, 也有了公园。 如此这般, 首尔逐渐变为东方传统与西式传统
并存的城市。 然而大韩帝国欲在首尔实现的梦想却被1904年占领首尔的日本军队彻底蹂躏了。




1910 ~ 1945
日帝强占期的首尔
城 市近代化的阴影 Leaflet-Zone 3


日帝强占期的首尔


1910年8月, 日本强制并合大韩帝国, 称之为朝鲜, 并成立了朝鲜总督府作为日本王的直属机构。
总督掌握朝鲜的行政、 军事、 立法、 司法等所有大权。 过去首尔曾是大韩帝国的首都, 也是政治、 经济、 文化的中心。
此时却沦为与仁川、 开城等同级的京畿道下属府, 名为京城府。 首尔名义上是日本的地方城市, 却汇集了殖民统治的重
要机构、 主要企业、 教育机构与文化设施, 实质上仍是朝鲜的首都。 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 首尔人口的20%为日本人,
主要居住在清溪川以南的南村。 民族歧视如同家常便饭。所有行政服务以日本人为主, 大部分经济、 文化支持集中到南
村地区。 韩国人讨厌日本人的歧视, 却未能甩掉南村近代文物的诱惑, 然而为日本人营造的设施还是与韩国人无缘。
日帝强占期的首尔迅速变为近代城市, 殖民地城市诱惑韩国人, 却未将他们融入其中。

 


1945 ~ 2002
高度增长期的首尔
成 长在废墟之上的巨大城市 Leaflet-Zone 4

高度增长期的首尔


1945年解放后首尔成为主权国家的首都, 三年后升级为特别市。
此时的首尔是挤满了海外归侨和越南(从北韩迁到南韩)民的贫穷城市。 加上6·25战争的影响, 很多地方已是一片废墟。
经过两代人的努力,首尔在国家主导经济开发过程中发挥了引擎作用,
同时作为最大的受惠者, 迅速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巨大都市。 为了容纳爆炸式增长的人口, 上下水道、 地铁、 住宅、
学校的建设事业此起彼伏, 城市街道化区从汉江拓展到江南, 首都圈不断扩大。
在“汉江奇迹”中提升了产业结构、 实现了经济发展、民主化和地方自治。 与此同时也遗留了过敏、 环境破坏、 历史遗产毁损、
社会两极化、 一极集中等“大城市综合症”, 成为 “压缩增长期”以后首尔有待解决的课题。




首尔, 今天和明天...
城 市模型影像馆


首尔, 今天和明天...

城市模型影像馆是便于学生、 市民生动理解首尔自然与城市环境的学习场所。 为来到首尔的外国人
介绍首尔的发展历程与未来远景, 提高首尔的城市形象。 这里还是基于崭新思维开展城市讲座等教育研
讨活动的多功能展览空间。